qishu.

给小丫头打好水,又舀了冷水调节好水温,李玉蓉温柔的给女儿洗漱完,打发孩子上中屋的炕上坐着,自己把温着的饭菜端上桌让孩子吃饱,结果小丫头吃完一抹嘴,蹦跶下炕就要出门去。

李玉蓉见了,倒是不担心孩子乱跑,毕竟军屯也不敢有拍花子来,而是女儿在这里也已经混熟了,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她都不怎么担心。

只今日她跟隔壁的蔓草,还有对面的两户女主人约好了,大家一会要去军屯外的镇上赶集,一会就得出发,所以李玉蓉忙就喊住了女儿。

“栖儿你等等。”。

“怎么啦娘?”肖雨栖闻声回头,歪着脑袋看招呼自己的妈妈大人。

李玉蓉急忙在针线簸箩里抓了个荷包上前来。

以前给孩子做的那个荷包,也不知小丫头去哪里玩给弄丢了,手里的这个,是自己新抽空做得的。

蹲下身子,一边给孩子系上,一边温柔道:“一会娘要跟你蔓草姐姐,还有对门的曹婶婶,廖姨姨一起去镇上赶集,栖儿,你想不想去呀?”。

“赶集?”。

“嗯。”,李玉蓉温柔的笑着点头。

“去买东西?”。

绝色红裙美女野外写真气质优雅唯美动人

“嗯嗯。”,李玉蓉依旧温柔的笑着点头。

“那我还是不去了!”,外星人严肃决定。

“为何?”,系好荷包的李玉蓉就不解了。

还能为何?

还不是因为她是个小抠门么!

最近她也没什么东西要买的,一旦跟着去集镇,对于女人们疯狂购物的欲望,肖雨栖那可是亲身经历过的。

为了保住自己的小荷包不出血,已经很久很久只有出血,没有进项的抠门外星人,捂紧荷包坚定表示,自己不想去。

看着女儿的小模样,身为当娘的李玉蓉,哪里不知道女儿心里的小九九。

对于有时候异常大方,有时候又异常抠门的女儿,她是既无奈又好笑。

站起身来时,还忍俊不禁的揉了揉女儿的脑袋瓜,“那行,你不去就不去吧,回头晌午让你爹给你们兄妹做吃的,娘估摸着要下晌才能回。”。

肖雨栖想也不想的点头,“行!”,反正只要饿不着自己就成。

李玉蓉又无奈摇头,取了家门的钥匙给小丫头挂脖子上。

“钥匙你拿一把,免得你回家,你爹跟哥哥们不在。”。

家里特意买了一把有五把钥匙的平安锁,拿来锁大门,家人一人一把,花这个钱的时候,隔壁俞母看了还在边上叽咕了半天,不过李玉蓉也只是笑笑,一点也不以为意,坚定的还是买了。

两家人虽然亲近,可是为人处世不同,眼光不同,想法也不同,她无法认同跟勉强对方,有些话听听也就罢了。

肖雨栖摸摸脖子上挂着的铜钥匙点点头,“昂,我知道了娘,您放心去逛街吧。”,肖雨栖乖宝宝的应了,回头想想娘逛街,身为贴心小棉袄的女儿,也不能光看着呀?

虽然狠狠狠肉痛,但是这是妈妈!

罢了罢了,最后本不想大出血的肖雨栖,还是忍痛从大里掏出一锭十两重的银元宝,怕自己后悔,然后快速塞给妈妈大人手里。

“娘,给您,好好玩。”,给完,又忍不住的叮嘱一句,“娘,家里有的东西就别再买了昂!”,一副打商量的语气。

李玉蓉看着手里的银元宝,听着女儿犹豫的小语气,其实心里早就乐开了花,感情自己这是又收到女儿的孝敬啦?

望着女儿肉痛的表情,李玉蓉猛地保住女儿,心肝肉的笑着挼搓一番,搞的肖雨栖都不好意思了,努力的从妈妈热情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头也不回撒丫子跑,嘴里大喊。

“娘!算了,你买吧,要是看到漂亮衣裳,你也买一身,我走啦,玩去啦……”,嗯,女人总是爱美的,妈妈大热情,就让她开心下,买买买好了!

肖雨栖内心疯狂安慰自己,人才蹦跶到屋门口,结果身后又传来妈妈大人喊停的声音。

将将抬起,即将迈步出门的小脚,立马停在了半空中,肖雨栖苦巴巴着一张小脸,正想说,娘啊,十两银子在小镇已经可以甩开手买买买啦,最近你家宝贝女儿也没有收入,连垃圾都捡不到啦,已经入不敷出,很穷很穷啦,没有了挣小钱钱的来源,咱只能节流啦,不能再给多啦,等等云云。

李玉蓉看女儿的表情,就知道小丫头是绝对是,对上次自己逗她玩儿,说要大花银子的事情上心了,当真了。

心塞女儿很抠门的同时,嘴里却嗔怪,“行啦,娘不找你要银子!”,说着话,在小丫头狠狠吁出一口气的同时,李玉蓉却是从碗橱上提了个篮子过来。

走到肖雨栖跟前,揭开盖在篮子上的布,把自己一大早做,准备一会拿去镇上卖了换钱的方糕,取了四块塞女儿荷包里,这才揉了揉女儿的脑袋,温柔道:“好啦,小抠门,去玩吧。”。

肖雨栖:害我吓一跳,原来是妈妈大人喊她,是要给自己的小荷包装吃的呀!

嗯,下次妈妈逛街,哪怕自己再没收入,她也是可以再大方一点的,毕竟她是有金子的人,嗯,虽然只出不进,她很肉痛,但那是妈妈不是?

在抠门与大方之间来回徘徊,特别自相矛盾的小外星人一边出门,一边如是的想着……

来到院子里,正要冲过院子出门去浪。

结果没跑两步,隔壁院墙那边,却传来她那过肉朋友的深情呼唤,“小西娃娃,小西娃娃?”。

肖雨栖闻声转头看去,就只见早就暗搓搓在家门内,搬个小板凳坐那,蹲点守人的某繁星大厨已经站起身来,正朝着她疯狂招手,“这边,这边!”。

肖雨栖挑挑眉,心说,星星找她作甚?

不过,闻到星星院子里飘来的浓浓香味,看着星星朝着自己急切挥手的模样,肖雨栖决定,自己还是过去瞧一眼好了。

正要迈步往最佳通道去,那头已经迈脚出门,站在院子里的巩繁星急急喊,“别钻狗洞,走门,走门!”,话说,看到个漂漂亮亮的小丫头钻狗,他的心就一抽抽的,他的小西娃娃,怎么阔以老钻大黄的通道呢?

qis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