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清宫。苍梧因为元朗的法术引导,误以为莲华还没有离开弱水,便离开了冥界,回到了玉清宫。

坐在莲池边的云榻上,苍梧一直回想着那些零碎的记忆片段,那些片段都是他与莲华,可是他从不记得这是他们两个人发生的事,但是出现在他的神识,的确是发生过的事,但是为什么他只是有神识,却没有经历。

神识片段太过的零碎,苍梧无法整合成完整的片段,但是那玉狐狸却在零碎的片段中十分的显目。

龙血玉在六界十分罕见,只有真龙之血在偶然的时机才会形成,难不成梦中的那玉狐狸是自己用龙血炼化而成?

苍梧查看仙身,从未有龙血丧失的时候,那这龙血玉是从何而来?突然他想起了什么,起身离开莲池。

圣池。苍梧进入圣池结界,圣池一如往常一样仙气缭绕。苍梧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用法力摄取池中之物,一块未经打磨的龙血玉破水而出,落到他的手掌之上。

他竟将此事给忘了,当年她因为龙焰灼心,自己带她来圣池调养,为了净化她体内的纯阳龙气,以雪寒珠作为介质进行转化,使他的龙血转化为能是她身体承受的阴寒之血。

彼此的两滴神血,一滴通过天界水泽落入下界,成就了玄玉与玉瑢的意思,也是他们情缘的开始。

另一滴便彼此相融,在这圣池的法力运化下,形成了龙血玉。将那龙血玉带回玉清殿,苍梧幻化出工具,按照神识中的模样,开始雕刻玉狐狸。

“你何时离开的元池之南,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害的我白跑了一趟元池之南?”元朗走了进来,一边唠叨,一边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一时有事,忘记告知你了。”苍梧手中的活计不停,

“你还能有什么事?莫不是去了一趟冥界?”元朗反问到,

呆萌小眼睛美女运动美照

“恩。”

“最近因为元池之南的事,我也有些日子没有去冥界了,小华华怎么样了?”元朗明知故问,这样他才能知道自己的法术有没有骗过苍梧。

“我看过了她还在弱水,并未回到冥界。”

“你确定?”

“冥界的冥王之气皆出自与弱水,冥王之气由冥王散出,冥王在何处,冥王之气便出自何处,我确定。”苍梧淡然的说到,

“已经过了几百年了,也不知小华华何时能够回来?我们真的没有办法,进入弱水将小华华从弱水带出来吗?”元朗问到,

“无法,弱水的诡异之处便是会禁锢身法力,就算你我坠入弱水,也无法依靠法力从弱水脱困。”

“那边只有以情胜情了。”

“如果真的是那样,我请愿她一直困在弱水。一旦以情胜情,她便会想起所有,想起曾经的伤心与难过,她该如何自处?我又该如何自处?难道还要假装忘记了一切吗?”苍梧自嘲到,

“可是终有一天她会想起来一切,会回来的,你们迟早要相认的。”元朗微微试探苍梧,

“待一切都明了,我自不会再委屈她,让她为了我再次流泪。”

“这次你怎么想通了?”元朗问到,

“在元池之南,我想了许多,想起了曾经在混沌无极界的暗无天日,血流成河,我本是孤身一人,正因为遇到你们,慢慢仙途才有了趣味。我与她经历三生三世的劫难,才走到一起,她一日为玉清宫尊后,永远便是玉清宫尊后,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的确,守护六界众生是我身为玉清天尊职责所在,可是六界终有一日失去我,没有我的六界可以如千万年来一样,并无改变,可是她是我的唯一。我无法忍受失去她,更无法忍受别人对她的欺凌。”

“你能想通我便安心了,你放心我会尽力帮你们的。”苍梧终于开窍了,他终于意识到莲华才是对他最重要的,这样就好办了,待她见到莲华,就告诉他苍梧并没有忘记她,有情人自然要在一起。

“你做什么呢?”元朗看着苍梧拿着刻刀雕刻着什么,

“自我从无涯海底醒来,脑海中总会多出一些未曾经历的神识,我在神识中见到一块龙血玉雕琢而成的玉狐狸,正巧在圣池找到了一块龙血玉,看看能否雕刻成神识中的那个样子。”记得白砚曾经对他说过,莲华在无涯海底见到了入定沉睡的苍梧,为了给他疗伤,释放了几万年的心头血喂他喝下,自己则坠入虚空之梦中养神。

按理说苍梧封印了五感六识,在入定中无感无识,他不可能记得虚空之梦中事,但是现在看来他已经想起了一些虚空之梦中的事,只不过是些零散的碎片,他暂时无法整合成完整的片段。

元朗多想告诉他,那虚空之梦中的一切并不完是假的梦境,他真的和莲华有一双可爱的儿女。

虽然他知道一切真相,也想告诉苍梧洛儿和卿儿的事,但是这件事毕竟是他们两夫妻之间的事,还是让莲华亲自告诉他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