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山村是经济落后的代名词,但魏都井村不同,本就有从魏国时期遗留下的‘魏都井’,周边还山清水秀的,早就是旅游区了。

大商人们在村子周边的山区中修建旅游度假村,生意很是红火。

魏都井村一点都不落后,相反,非常的繁荣。

下了车,站在村口看去,都是平整干净的水泥路,四通八达的,街道两侧多得是三四层小楼。

当地大搞旅游业,村民参与其中,营生很多。水涨船高的,村子中,家家户户的都很富裕。

走进村子,在路旁抽着旱烟袋下着象棋的老人们抬头看我们一眼,随即毫不在意的继续玩乐,有十几个白白胖胖的小孩子围着老人们玩耍,整个一桃花源的模样。

呼吸一口空气,感觉都是甜的,这地方的环境真好,古树处处,遮天蔽日的。

“怪不得秦家的老人们都喜欢居住在魏都井村之中,离开了城市浑浊的空气和吵闹的环境,在这里才能够益寿延年啊。可惜血竹桃没有跟来,要不然她那恬淡的性子,一定喜欢这里。”

我感叹了几声,想着闭关多日没有动静的血竹桃,期待她有所突破。

要知道,秦家登门道歉的那天,血竹桃就在自家的卧房外布置了禁制,看样子是突然进入闭关状态了,宫重探究后说,血竹桃这是要突破的兆头,我们当然不敢打扰,时至今日,血竹桃已经闭关许久了,我当然惦记着。

掏出请柬来,然后走到路边,对着个坐在石墩上打毛衣的老太太客气的一笑。

不等我说话,那老太太抬头看见了请柬,就随手一指,说:“们是来参加老秦家婚礼的吧?往那边走,一直到头,左拐,然后前行三百米,再往……。”

丸子头甜美少女性感美腿短裙小清新私房写真

好嘛,这路径还真是复杂,我用心记着,对老人道了谢,带着熊霹雳按照人家的指点去找秦家的老宅院。左拐右饶的,走了半响,一座占地巨大的大宅院终于出现了。

前方的街道上停着一溜溜的车子,井井有条的。一看就是从远地方赶来参加秦家婚礼的。

估摸着秦家不会太过劳师动众,能收到请柬的都是关系最好的。

给我这份儿请柬,也算是对分道场表示了尊重。

秦家大宅院一看就有些年头了,门梁和高墙上拉着大红布条,结着大红花,很有婚礼的喜庆劲儿。

门口客来客往的好不热闹,穿着喜庆的男男女女像是游鱼般的穿梭,村里的小伙儿和姑娘们怕不是都来帮手了?

莫名的,我眼前忽然浮现出吊唁刘老爷子那天的场景,和此时真的很是相似,同样的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区别是,一个是白事,一个是喜事,一个得充满悲伤气氛,一个得喜气洋洋,但严格来讲,场面类似。

“果然,红白事儿间有共通之处,一个代表着生,一个代表着死,除生死之外,人生其实没什么大事可言。”

心头感慨着,跟在一些人的身后走向秦家老宅,亮了下请柬,迎宾的小伙儿就眉开眼笑的带着我们进了院子,等我们随完了份子钱,就引领到侧旁的厢房之中。

内中早就坐满了宾客,一见有人进来,都看了过来。

“咦,姜度,怎么来了?啧啧啧,快过来,想不到咱们能在此见面?”

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

我心中一叹:“果然,该来的还是来了。”转头望过去,远处有一桌子的青年男女正脸带惊讶的打量着我呢。

都是我的大学同学。

和秦虚奇最交好的那一帮子家伙都来了。

这帮男女在大学时唯秦虚奇马首是瞻,抱成一团,堪称校园内最邪恶势力,个个都是富家千金和公子哥,不过是达不到世家的等级罢了,自然听秦虚奇的话。

当年讥讽我、为难我最不余遗力的就是这些家伙了。

我暗中一直称呼他们是秦虚奇的狗腿子。

今日会在这里重逢狗腿子们,其实,我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难道,我得在人家的大喜之日,去痛打这帮狗腿子们的大脸吗?希望他们不要招惹到我,不然……,嘿嘿。”

我琢磨着,脸上挤出虚伪笑容,和熊霹雳一道的走了过去。

“姜度,快过来坐啊,哎呦喂,这都好几年不见了,说实话,兄弟们很想。这位壮汉,呵,好伟岸的身材,不知高姓大名……?”

脸上都是笑,个头不到一米七,胖乎乎的圆脸青年起身打招呼,笑的见眉不见眼的,看起来非常的亲切。

我的目光就是一寒。

此人名为宗南然,乃是我们那一届中特别有名的笑面虎,笑里藏刀的典范。

首次和他打交道的人,要是涉世不深的,很容易被他亲善的皮相给欺骗过去,其实,这人腹黑的厉害,杀人不见血说的就是这种人。

大学那几年,我被他设计过好几次,要不是机警,保不齐会惹祸上身。

这厮的城府很深,热衷于为秦虚奇出谋划策,头脑很是好使,可惜没用在正地方。

“噗、噗。”

在宗南然的旁边坐着个体重接近两百斤的胖妹纸,戴着瓶底厚的眼镜,坐在椅子中像是一只麻袋,正吐着瓜子皮,眼皮子撩了几下,阴冷的看了我几眼,然后,低头继续嗑瓜子。

她名为谷裳,家境优渥、成绩倒数,不过,架不住她家里人脉广、金钱足,听闻她大学之后,直接进大公司当高管了。

到底有没有那份高管的实力先不去说,只说人家这路铺的……,啧、啧,就远不是我这等寒门子弟能够想象的,一步登天有木有?

谷裳的嘴巴特别的阴损,每一次当众讥讽我,秦虚奇开了个头儿,她就甘当急先锋,绕着圈儿不带脏字眼的埋汰人,损人不利己的厉害,也不知道我哪里得罪过她?

紧挨着谷裳落座的是个身材玲珑的姑娘,叫做牛静萱,身材有些矮,但长相过的去,中上的水准,比巫小千要差几分,但也很是拿的出手了。

最出色的是一双桃花眼,水汪汪的,带着天然的媚,只可惜这位和我并不对付,每一次挤兑我,她都跟在谷裳的身边摇旗呐喊、溜缝儿补缺,但总体而言,她对我的心理伤害值远没有前两位来的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