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恩被叶澜成气走之后,躲在叶澜成怀疑瑟瑟发抖的安之素就大声的笑了起来,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叶澜成都被她笑懵了,上一秒还吓的都不敢抬头看索恩,下一秒怎么就笑起来了。

“你装的?”电闪火花间叶澜成就想到了这种可能。

安之素点头如捣蒜,扬起头求夸赞:“怎么样,演的像吗?”

叶澜成松了一口气:“像极了。”

“哼,谁还不是演技派咋地。”安之素得意的扬起了下巴。

叶澜成在她脑门上敲了一下:“调皮,你还记得些什么?”

安之素拉着叶澜成坐下,开始跟他详细复述自己昏睡前的事,以及在昏睡的时候看到的梦境。

“许宝珠?”叶澜成微微皱眉:“她不是你工作室的一个绣女吗?”

“是的,我觉得宝珠有点可疑,就算她是被丁祺利用了,但也可以肯定,她和丁祺接触过,如果不是以前就认识,那么就是最近刚认识的。”安之素点头说道。

她是故意在索恩面前假装失忆的,只有让索恩放松警惕,她才有可趁之机。

索恩的催眠术的确是厉害,但现在的安之素已经不是五年多前的她了,木歌给她做过许多次反催眠训练,她现在等于对催眠已经有了抗体,没那么容易再被索恩得逞。

可爱黄帽子女孩水嫩白皙脸蛋俏皮写真

叶澜成略微一沉思,转头对老九说道:“先别放了安听暖,吊着索恩的注意力,悄悄地去查一下许宝珠。”

老九应了声,关上门退了出去。

叶澜成紧紧地抱了下小妻子:“还好你没事。”

安之素也回抱着他:“让你担心了,你把安听暖怎么了?”

“没怎么,你不用操心这事,我们回家吧。”叶澜成一分钟都不想再让小妻子待在医院了。

安之素咧嘴一笑:“回家吃饺子。”

“好。”

……

出了院,车子直接朝着白心慈家开去,安之素在半路上就拿手机在朋友圈发了一条报平安的状态,告诉大家她已经出院了,身体很好,请大家不用挂心。

朋友圈发出去不到一分钟,宋佳人的电话就先打了进来,姐妹俩开心的煲电话粥,宋母也在电话里和安之素聊了几句,让安之素有空去宋家住几天。

安之素出院的消息也被媒体们第一时间知道了,还有媒体拍到了安之素出院的照片,有了照片为证,彻底能够坐实叶丽姝诬陷她绑架安听暖的事实,人家今天才从医院出来,昏迷了好几天,怎么绑架你女儿,果然是被迫妄想症犯了。

……

许家。

客厅里,许宝珠从沉睡中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都已经黑了,她吓了一跳,记得自己回家的时候还是上午,怎么睡一觉就晚上了。

而且,她怎么在沙发上睡着了?

许宝珠抓了抓头发,看到桌子上还有一杯水,她就有点更懵了,这杯子是专门给客人用的,她和奶奶都有自己的杯子。

家里来过客人吗?

许宝珠继续抓了抓头发,完全想不起来,她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可就是想不起来忘记了什么。

许宝珠是个不爱动脑筋的人,想不起来的事她就不去想了,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已经晚上七点了。

这么晚了!

天呐,她还得去医院接替护工呢。

许宝珠一下子跳了起来,一边拿东西,一边给护工打电话。

“许小姐,终于找到你了。”护工接到许宝珠的电话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我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了,你一直没接,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许宝珠啊了声,她睡这么沉的吗。居然一个电话都没接到,她平常夜里还要注意着奶奶的情况,从来不是一个睡眠很沉的人啊。

“对不起,张阿姨,麻烦你了,我这就去医院替换你。”许宝珠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只好先给护工道歉。

护工也是很好说话的人,不在意的道:“我没什么,我就是担心你出事,你没事我就放心了,不着急,你慢慢来,路上小心。”

“好的好的,谢谢张阿姨。”许宝珠赶紧的道谢。

挂了电话,许宝珠也收拾好了奶奶的换洗衣物,拿着钥匙就跑了出去。

等电梯的时候她还翻了下手机,果然有好几个护工打来的未接电话。

她又翻了翻其他记录,除了护工,没有其他人给她打过电话,也就是说她今天没在家里接待过朋友,难道是她太累了,倒水的时候拿错杯子了吗?

好像也能解释的通。

许宝珠这么一想,也就没其他怀疑了。

电梯来了,她进了电梯,按了一楼后往后退了退,然后打开了微信,习惯性的去朋友圈看一眼,结果就看到了安之素发的那条朋友圈。

“安姐醒了!”许宝珠的眼睛一亮,飞快的退出微信,给安之素打了个电话。

安之素那边响了一会才有人接:“喂,宝珠。”

“安姐,你真的醒了。太好了,担心死我了。”听到了安之素的声音,许宝珠才能确定安之素是真的没事了。

“嗯,我没事了,不用担心,你奶奶出院了吗?”安之素语气正常的问道。

“医生说后天就可以出院了,安姐,我晚上要在医院照顾奶奶,不能去看你,明天我去看望你好吗?”许宝珠心里是有点内疚的,总觉得如果安之素那天不去医院看奶奶,她就可能不会突然昏迷不醒了。

“好呀,我在我婆婆家呢,我把地址微信发给你。”安之素正好也想见见许宝珠。

许宝珠很开心的挂了电话。

安之素挂了电话,打开微信,点开许宝珠的私聊窗口,给她发送了白心慈这边的位置。

许宝珠收到位置后就发来了一个“明天见”的表情包,很可爱。

安之素看着手机屏幕上那个可爱的表情包若有所思,她回想了一下和许宝珠认识的经过,那一直都是一个很坚强很善良也很单纯的姑娘,对她也一直心存感激,实在不像索恩的帮凶。

安之素在心里祈祷自己是误会了,她不想自己真心实意对待的员工,到头来却是带着目的接近自己,一边靠着自己维持生计,一边帮着索恩和安听暖算计自己。

她最讨厌背叛,那是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