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烈,妖异,惊人。

台下的艺人们欢呼声更热闹了。

如今谁都知道乔初见是上官少爷的未婚妻,红眼嫉妒的女星自然也一大片,可谁敢有那个胆子去挑衅,是怕自己星途太顺畅了还是活得不够艰辛啊?

……

司徒琰欧文几个更是一起调侃。

“上官,初见姑娘抢先一步告白了啊。”厉西泽嚷着。

上官域抬手轻揉了揉眉心,指尖还缭绕着刚刚牵过她的细腻触感,微微一笑,

“嗯。”

他老婆。

乔初见从颁奖舞台上走下来了,回到贵宾席的时候,却发现本以为会一直等她抱奖回来的某男人已经没了影儿,他的位置被池深深给占领。

“阿域呢?”乔初见又四下寻了寻眼,都没瞧见,坐下来问俩闺蜜。

景倾歌指着手,

落落大方棕发美人纯净通透唯美写真

“上洗手间去了。”

“估计是被刚刚在台上最后那一句获奖感言‘我的上官公子’给感动过头了,需要上个厕所冷静一下。”池深深语气自然的接话。

乔初见喉咙有点噎,脸颊有些红。

再看一看两边那一群笑得一个比一个花枝乱颤的少爷们,集体一副“就是这样”的附和脸。

乔初见魂淡的嘴角一抖,眼皮子突突跳了两下。

怎么感觉,这些人笑得……有些微妙诡***异啊。o(╯□╰)o

……

接下来又颁了好几个奖,最佳导演奖,最佳艺术奖……

乔初见都有些心不在焉的,看着手里捧着的奖杯,这是她演艺生涯的第一个奖,本来想一下台就和他分享这份感动喜悦的。

上个厕所要这么久?

乔初见循眼朝大厅侧边的通道口又看了看,细韵轻浅的眉眼略微凝起了一些。

景倾歌赶紧朝池深深挤眼睛,池深深忙不迟疑的找话题,

“初见,和上官的婚礼什么时候办啊?”

果然,乔初见被成功的转移了注意力,“我妈和伯母她们还在商量,还没定下来。”

“可别太晚了啊,我还要当伴娘的,该不会定到年底吧?”

“年底?”按照她家大老板的闷**骚本性,铁定等不到今年年底的。

乔初见正在心里开小差想着,突然,会场周围响起一片沸腾的欢呼。

她下意识的也跟着大家一起拍手鼓掌,却在抬眸看向舞台的时候,一瞬,心跳失速。

一下,一下。

如耳边的雷动掌声。

……

颁奖舞台上。

上官域一袭颀长,无数璀璨灯光落在他的周身。

他身后的那华丽荧屏都没能削弱他身上的磁场,反而将他分明完美的五官衬托得愈发立体精致,轮廓深邃。

冷倨的。

更是邪魅的。

大屏幕里,正放着四位提名金影奖最佳女配角的影视作品照片,天花板上的那一束刺眼的大灯正在四位女艺人头顶来回不停的旋转。

乔初见喉咙微微滚动,胸腔里的跳动在如此沸腾的现场她都能听得一清二楚,水润的红唇微不可见的轻轻嚅动一下,

“阿域……”

心尖上飞快的掠过一抹漾动,似乎隐隐的……想起了什么。

……

他好像听见了似的,忽然抬了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