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迷中的男人,额头上不停的沁出冷汗。 w?()

一双浓郁的剑眉,似乎不舒服的蹙起,就连在昏睡中都是很不安稳的样子。

他嘴里不停喃喃自语几个字:“阮白,阮白……”

卡茜趴在他耳边听他自语,她轻抚男人滚烫的额头,转身望向戴口罩的医生,语气十分不悦:“Вkakoeвpeohжetпpochytьcr?чtoohгoвopnthacaпpon3вoлe?(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他在自言自语的说些什么?)”

她听不懂中文,但他嘴里不停重复的那个“词语”,却让她相当的不舒服。

医生仔细查探了男人的病情,这才缓缓的用俄语说道:“小姐,这位先生的手术已经过去一周了,按理说他早就该醒了。只是当时子弹将他伤的比较严重,所以醒来的时间可能会晚几天。不过,这个男人真是命大,这种情况下普通人幸存率仅为千分之一,他真是个幸运儿。”

卡茜俯身,吻了下男人如玉般的额头,阴冷的目光,射出一抹莫名的光:“我看中的男人岂有命薄之理?尽快的让他醒过来,我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他睁开眼的样子……”

从她秘密的将这个男人偷偷带回来,她便已经暗中调查了他的资料。

他的履历让卡茜心惊,哈佛大学最年轻的工商博士,年纪轻轻的便创立跨国集团,让一个濒临破产的小公司扬名亚洲。

怪不得她第一眼看到这个男人,就觉得他气势非凡,给人一种人中之龙的既视感。

那个薛浪也真是大胆,竟然敢暗杀这样身份的男人,他可真是为他们招惹了一个大麻烦。

不过,她倒也很感谢他的大胆,将这样一个优秀卓绝的男人,送到她的身边。

蕾丝女神桃花树下清新淡雅写真

“阮白,阮,阮白……”

男人昏迷中发出的无意识的声音,沙哑却又醇厚,似乎饱含着无数的深情。

那不停的呢喃声,让卡茜怀疑的皱眉。

阮白是谁?是对他很重要的人吗?

看来,她有必要将他所有的一切,都调查个清楚!

……

林家。

用餐到一半的阮白,突然抚上了自己的心脏的部位,

那里的跳动,似乎比平时更激烈了一些,似乎有一股温暖的暖流沁入她的心脾。

耳畔,也仿佛听到了慕少凌喊她名字的声音。

今天林家准备的饭菜很可口,蘑菇又鲜又嫩,鱼汤又白又香,阮白的胃口稍微好一些。

她吃了一些菜,喝了一碗鱼汤,还吃了小半碗米饭

虽然吃的不太多,但相比滴水未进,今天实在是好了不少。

用餐完毕,林老爷子热络的邀请阮白,陪他一起去下象棋。

他们一边下棋,一边喝茶聊天。

阮白就坐在林老爷子的对面,听着他讲述自己年轻时候的故事,还有一些堪称稀奇古怪的经历,她听得连连惊奇。

明明知道老爷子讲述的那些故事半真半假,她依然听得兴致勃勃。

但是,林霖却是个不给老爷子面子的直爽姑娘,以自己的高智商作推断,三番两次的拆穿林老爷子的话,惹得林老爷子佯怒的要拿起拐杖揍她。

林霖是个聪明的主儿,每次她惹怒了爷爷,就笑嘻嘻的对爷爷做个调皮的鬼脸,然后哈哈大笑着躲到阮白身后,直喊“小白姐姐救命……”

一老一少两对活宝,变着法儿的逗阮白开心。

她阴霾的心情,似乎也开朗了不少。

周卿站在二楼的旋转楼梯处,看到阮白终于面露一丝微笑,她也情不自禁的跟着会心一笑。

林文正从房间走出来,看到妻子一瞬不瞬的盯着楼下的阮白,拥着她的肩膀,一起望着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