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当楚辞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一点多了,然而燕嫦曦还没有休息。

她在等楚辞回来,等楚辞给自己解释贞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虽然燕嫦曦和贞子两人在一起吃了一顿饭,但燕嫦曦几乎什么都没有问出来,贞子的嘴巴很严。

楚辞刚刚回来,燕嫦曦就立即开口询问道:“不觉得应该给我解释一下吗?”

楚辞一愣,有些不解的看着燕嫦曦:“解释什么?”

“贞子是怎么一回事?”燕嫦曦直勾勾的盯着楚辞问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妹妹,而且究竟有几个好妹妹……”

“为何每个妹妹都那么憔悴……”楚辞接过话,直接哼唱了起来。

“我问话呢,没让唱歌!”燕嫦曦直接打断了楚辞的话:“贞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被燕嫦曦给打断,楚辞没有在继续哼唱下去:“贞子没有和说吗?”

“没有!”

“她是一个可怜人!”楚辞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脸上也露出了一道复杂的神情。

阳光般温暖的少女私房照

燕嫦曦将楚辞脸上的变化给尽收眼底,黛眉微微的蹙在了一起:“什么意思?”

“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就是一个工具!”楚辞轻声说道:“那个时候,她完全就是一个杀人工具,是别人谋取利益,赚钱的工具而已!”

燕嫦曦没有吭声,而是静静的等待着楚辞继续说。

“她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属于哪个国家,她只有一点很模糊的记忆……”

“难道她失忆了?”

“她被丢弃了!”楚辞长叹一声,极其复杂的说道:“她落入到了魔鬼的手中,没日没夜的接受训练!”

“训练?”

楚辞点了点头:“对,贞子是在一个组织里面,这个组织毫无人性,他们养了一批没有丝毫感情的杀手!”

“他们将一些孩子给放在一起,每天只给一点食物,让这些孩子去争,去抢,若是不争不抢,那么就只能够被活活给饿死!”

“……是说,贞子也是这样?”

“对!”楚辞再次点头:“贞子是在二十个孩子中唯一一个活下来的,而另外十九个不用我说,也知道结果吧?”

燕嫦曦陷入到了沉默中,同时脸色也变得难看了下来,就连双手都慢慢的攥在了一起。

将二十个孩子给放在一起,每天只给一点食物,让孩子如同狗一样去抢夺,这完全是在逼着他们杀人,是从小就在他们的心中种下一个杀戮的种子。

“我认识贞子的时候,贞子冰冷的就和一个机器一样,没有任何的情感……”

“们是怎么认识的?”

“她当时要杀我!”楚辞简单的解释道:“后来被我给拿下了,她落在了我的手中,本来我是想要杀她的,可最后我心软了,怎么都下不去手,就没有杀她,而是将她给留在了身边,同时也将她所在的组织给覆灭了!”

“她跟在身边,就没有杀,被感化了吗?”

“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我感化呢!”楚辞苦笑一声:“是我的替她挡了一刀,或许就是这一刀,让她的心起了一丝的涟漪,对我不再抵触,也知道我确实对她没有任何的恶意!”

“这样一来二去,我们就熟悉了,她也留在了我身边,一直跟着我南征北战!”

楚辞说的很简单,但是燕嫦曦能够想象的到,将一个毫无感情,只知道杀戮的人感化,让其变成一个正常人有多么的困难和艰辛!

不过楚辞没有说,燕嫦曦也没有再去问,毕竟这些也不是太重要。

“那现在将她给弄回来……”

“我答应过她,帮她找到她父母,问问他们为什么将贞子给丢弃!”楚辞深吸了一口气,同时还从身上摸出香烟点燃:“我在其他的地方也帮贞子找过,可是却根本没有找到!”

“我帮找!”燕嫦曦重重的说道:“我也想要问问他们,既然将贞子给生下来,又为什么将贞子给抛弃!”

楚辞从脸上挤出了一道笑容:“谢谢!”

“咱们是夫妻,妹妹自然就是我妹妹,的事情自然就是我的事情!”燕嫦曦很是随意的说道:“不过打算怎么安排贞子?”

“帮我给她找一所学校吧,我想要让她去上学!”楚辞轻声说道:“顺便在帮贞子弄一个身份回来,我可不想要让她成为一个黑户!”

“这简单!”燕嫦曦想都没有想就直接答应了下来:“不过,她姓什么,难道我就直接给她弄一个贞子的身份证吗?”

别说燕嫦曦不是燕家的大小姐,仅凭她是九州集团的总裁,给贞子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也很是容易!

“姓楚吧!”楚辞沉吟了一下说道。

“哪她上几年级,学什么?”

燕嫦曦这么一问,楚辞顿时有些头疼了起来的:“要不决定吧?”

“我?”

“对!”

“我怎么决定啊,我和她又不熟,也不知道她的过往,我……”

“我刚刚不是都和说了吗?”

“那叫说吗?”燕嫦曦狠狠的瞪了一眼楚辞:“不过就是简单的概括了一下而已!”

“那和贞子聊聊啊!”楚辞抽了一口香烟,缓缓的开口说道:“以后们肯定要经常打交道的!”

这一刻,楚辞决定自己还是做甩手掌柜的比较好,一切的事情都交给燕嫦曦来处理。

而且燕嫦曦和贞子都是女人,两人混熟也绝对很快,毕竟自己夹在中间的。

“楚辞,我发现不仅在公司甩手甩的十分漂亮,在家也是啊!”

楚辞嘿嘿一笑,对着燕嫦曦说道:“这不是能者多劳,比较牛逼,所以就……”

“少在这里给我戴高帽子!”燕嫦曦冷哼一声:“我可以去和贞子聊,也可以去问贞子,不过别想着做甩手掌柜,到时候必须在旁边听着,发表自己的意见!”

“至于吗,我……”

“至于!”燕嫦曦直接打断了楚辞的话:“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下面是不是应该和说说,和红姐去什么地方了,是不是这两天和红姐发生了比较旖旎的事情呢?”

燕嫦曦的目光变得犀利了起来,也开始在楚辞的身上来回扫视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