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课,风以寒就去找风卿阅显摆去了。“三哥,知道今天谁来咱们学校了吗?”

当然,她最主要的目的是去继续说服风卿阅,就为了。期末考试的时候,这个第一能够降临到自己身上。

风卿阅只是凉凉的看了她一眼说:“看如此得意的样子,不会是大哥和大嫂来了吧?”

风以寒一听,机灵的大眼珠灵动的闪烁着,里面都是精光。

“三哥,实话告诉我,是不是已经看到了大哥和大嫂,所以才这么笃定?”

“看来我看到的那两个人的身影还真的是大哥和大嫂!”风卿阅反倒是有点奇怪了。

这么一大早的,大哥和大嫂竟然会来学校,还真是为了小四够拼的。

“啊!”风以寒惊呼的开口道:“果然是看到了大哥他们的身影,我还以为猜到了。”

想到昨天晚上跟大哥达成的协议,风卿阅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妹妹。

“我要是能猜的到,就给人去算卦好了。”风卿阅道。

“嘿嘿。”风以寒笑的更加得意。

风卿阅于是更加笃定:“大哥他们两个来学校是来找的吧?”

长发瓜子脸美女清新俏皮清瘦身材甜美写真

“不对啊,三哥。”风以寒也是一个小人精,她听风卿阅这么说自然一瞬间就联想到了很多事情,眼神紧盯着风卿阅:“不会是最近我没回家住,家里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了吧?”

“呵!”风卿阅嗤笑了一声。“这还用想吗?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来找的,瞧这一副在我面前着急显摆的样子就可以判断大哥是来找的!”

“是啊,就算是这么简单,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我就在想,是不是和大哥达成了什么协议,难道们要一起算计我吗?”风以寒不由得多想了一些,毕竟考第一对自己来说太重要了。

“如果我是的话,现在我会抓紧时间去看书复习,而不是在这里下了课就到处乱跑。”风卿阅提醒的开口。

风以寒倒也不着急。“三哥,我当然知道这个复习的重要性了,只是昨天晚上咱俩说的那个事儿,考虑了一晚上怎么样?改变主意了吗?要不要给妹妹我行个方便?”

“我是不会让的,到现在还在这里不着急的样子,复习的姿态都没有,我怎么可能会让呢?”

风卿阅心里十分清楚,风以寒如果太轻易就得到这个第一的话,恐怕会更加得意,甚至都不去复习了。

那样的话,大哥的苦心,唐烨的苦心都恐怕付诸东流了。

他让的也很没有水平。

所以呢,这个第一他就算是要让,也不会让妹妹得到的那么容易。

至少,小四想要得到第一,要在剩下的这段时间里必须马不停蹄地认真的复习。

“三哥,也太不仗义了吧?”风以寒抱怨的开口道:“我都告诉了,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太重要了,竟然还不顾兄妹情分?”

“既然对如此的重要,而不是全力以赴却想着坑蒙拐骗,觉得就算是得到了,上天会眷顾,让如此被厚爱吗?”风卿阅反问。

风以寒瞪大眼睛:“三哥,说的好像有道理呀,不容易得到的事情,才要努力全力以赴,起码有一个虔诚的心。”

“所以赶紧去复习吧。”风卿阅再度提醒。

“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吧,问完了我马上就走。”

“说。”

“三哥,我就想知道大哥突然给我送资料这事儿有点儿蹊跷啊,是不是跟大哥说了什么?”

大哥来的太着急了,所以必须

风卿阅点头:“是啊,昨天晚上我回到家的时候,大哥和爸爸都在院子里然后他们问我的情况,我告诉他们,立志要考第一。”

“啊,怎么能把这个事情告诉他们呀?”风以寒低叫一声。

风卿阅微微挑眉:“我什么也没说,不过大哥是怎样的人相信是知道的,觉得凭的一点小伎俩能够隐瞒得住大哥吗?”

风以寒再度瞪大了眼睛。

她想到顾萧墨是个怎样的人,眼中划过一抹懊恼。

看来这个事情大哥是真的知道了。

她就说昨天大哥对唐烨的态度,还有今天来送资料,都透着诡异。

风以寒想了想,眼眸转了转,对风卿阅说:“那大哥是支持我考第一了,所以才来给我送资料?”

风卿阅点了点头:“应该是吧,给送资料都没给我送,那可是大哥以前读高中时候的资料啊。”

听到这话,风以寒立刻笑了起来:“那这么说,我不仅得到了大哥的支持,还得到了大嫂的支持,是吧?”

“应该可以这么说吧!”风卿阅再度的点了点头。

“那我的胜算的可能岂不是更大了?”

这感觉好像很不错,应该是有了人支持自己了。

风以寒想想都觉得开心。

“应该可以这么说吧。”风卿阅淡淡的开口道:“不过哟是能拿到第一,大概是需要奇迹发生的,总之我不会让着的。”

“哎呦,三哥,好扫兴哦。”风以寒垮下来肩膀,想到风卿阅不让着自己,心里更是担心。

“随怎么说吧。”风卿阅耸耸肩,似乎并不在意妹妹怎么说。

风以寒噘起来小嘴,嘟哝道:“三哥,就稍微放水一点点好不好?时间太短了,我就算是复习了,也不可能超越啊。”

“该说的我都说了,再浪费时间,那就真的没机会了。”风卿阅再度的提醒。

风以寒看三哥风卿阅一点面子都不给,很是烦躁,她知道再说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便不再浪费时间。

“我就知道怎么求都没办法,就是一个老顽固。”小姑娘丢下这么一句话,一跺脚转身就走了。

风卿阅望着妹妹离去的背影,微微眯了眯眸子,看来小四这回应该会考虑学习的事情了。

这样的话他可以放心了。

风卿阅准备回去教室,一抬眼就看到了唐烨。

风卿阅微微一怔,有些意外,因为唐烨此时正在望着他。

“唐老师。”风卿阅还是先打了个招呼。

唐烨微微颔首,从他身边走过,步伐沉稳,气质冷峻。

风卿阅微微挑眉,是巧合?还是刻意?

风卿阅不是那么清楚,但他总觉得,现在看唐烨,好像是越看越顺眼了。

也许是从大哥说了之后吧,感觉唐老师确实不错。

他笑了笑,转身回到教室里。

风以寒没有看到唐烨,她回到了教室里,继续跟自己的资料战斗。

投身于题海当中的小姑娘格外的用心和认真。

唐烨从走廊里走过,抬眼看了一眼教室里的人影,那姑娘在低着头埋头苦读。

唐烨的眸光微微的闪烁了下,不动声色的离开了。

“唐老师哎。”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风以寒迷迷糊糊的,似乎听到了有人在喊唐烨的名字,但是她太忙了,没顾上。

那些资料,足够她看的了。

风以寒后来又下了一节课上厕所的时候才听到同位说唐烨上节课从走廊里路过了。

风以寒立刻看向她:“什么时候的事啊?我怎么不知道?”

“在复习啊。”

“是吗?”风以寒怔了下,又问:“唐老师就只是路过吗?”

“应该是吧。”同位摇摇头。“我也不清楚啊。”

风以寒若有所思的坐下来,继续复习。

晚上放学回家,风卿阅回到了家里,就被风熠宸再度给叫住了。

“卿阅,妹妹今天怎么样?”风熠宸问了句。

“我妹妹挺好的。”风卿阅道。

每一次回答,都给风熠宸一种很敷衍的感觉。

他看着自己这个三儿子,心里叹息,似乎总是这样,风卿阅每次都可以不疾不徐,好像什么事都惊动不了他似的。

“具体的呢?”风熠宸又问。

“爸爸指的是具体的是什么?”风卿阅反问。

风熠宸很是无言。“卿阅,每次都是这样,明明很明白,还不想回答,是不是很烦这个问题?”

风卿阅竟然点点头,承认了。

风熠宸一愣,错愕的看着儿子。“真的很烦爸爸问小四的事情?”

风卿阅认真的点了点头。“是的,爸爸,我觉得如果真的很关心小四,又不相信我的话,那不如去学校问小四,这样问我,实在太没意思。”

说了这么多话?

风熠宸都惊呆了,风卿阅居然跟他说了这么多话。

“老三,今天好像是很烦躁的样子啊?谁惹了啊?”风熠宸怀疑老三受了刺激了。

谁惹他了?

谁都惹他了。

要让他让小四一次,他从来都是第一,这人生历史上从来没有拿过第二,这下好了,他要破了这个记录了。

这可真是一件不太美妙的事情。

偏偏又是必须得去做的。

回到了家,想要安静一会,结果父亲还要唠叨,风卿阅自然这股子气没地方撒,就只能冲着父亲来撒气了。

“没有。”风卿阅怼完了父亲,也意识到了自己好像不该如此,立刻就开口道:“爸,我先上楼去了。”

风熠宸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后又闭上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