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皇山位于太苍以东百五十里,太苍古老传说中,大皇一直是一个活着的生灵。

它强大、神秘、常人难以理解,据说几百年前太苍还未建立之时,有蚁长族统治这片地域,后来沉睡的大皇无意中翻身,建在大皇山下的几座城池都被无尽的岩石覆盖、淹没、碾碎。

蚁长族就此灭亡。

纪夏回到寝宫,脑海中不断有那两位神人战斗的景象出现,又有大皇虚影灭杀异域魔神的一幕。

他无法忘记千丈法相从三目神人背后跃然而出的景象,也难以忘记一座山岳法宝,将数万丈高,连绵不知多少里的高山打塌的景象。

大日镇灵熔炉让他看到方才那一幕,让他真正意识到自己的渺小。

“在这等层次的强者眼中,哪怕是大符玉简中记载的那七位大符强者,都不堪一击。”

“他们不知道是什么境界的强者,我在典籍之中看到九重天之上,脱胎凡俗便是神通;神通修灵轮,灵**成,化作灵胎便是驭灵境;灵胎成形,化作一片府邸,广纳灵元,一举一动皆有恐怖的杀伤力,那便是灵府。”

“灵府境界的强者,已经令人匪夷所思了,其上还有什么境界,太苍便不得而知。”

“方才那两尊强者,哪怕在神通境界来看,都如同神祇一般遥不可及!恐怕还要超过灵府境界!至于大皇……”

纪夏想到那无尽威严的大皇虚影,不由想:“就算是三目神人和名为姒阳朝的百丈巨人都只能疯狂逃窜,大皇的强大,弱小的生灵连想象都想象不到!”

大皇苏醒,对于太苍而言,究竟是福还是祸?

皮肤水嫩白皙可爱笑容少女写真图片

纪夏无从知晓,在那等层次的生命面前,他们便与蚂蚁无异,踩死了也就踩死了,意识中不会生出任何波澜。

大符的威胁,太苍还能想办法规避一二,如果这种威胁来自大皇,哪怕纪夏脑海中有禁朽神树,也看不到一丝生机。

纪夏强行将脑海中的胡思乱想驱逐出去:“大皇那等生命,又怎么会刻意灭亡太苍?灭亡人族?但我还是需要努力谋划,最好能够搬离大皇,才能免受被大皇一不小心踩死的厄难。”

看过了这场争斗,少年国主因为九重天修为,产生的沾沾自喜已经部消散,这觉得还需要奋进。

“我也不用妄自菲薄,神通境界莫说是在太苍、鸠犬、周青三国,哪怕是在大符,都已经算是极其强大的强者,三目神人、姒阳朝、大皇的境界我无法企及,但我还年轻,我的人生还有无尽的可能性。”

纪夏想通一切,只觉得魂魄清明,念头通达。

手中灵元运转,天苍印法门激发而来,他一掌拍出,一个灵元掌印在虚空中凝结,散发微光。

“印法凝而不散,天苍印已经入门了。”他轻轻挥手,灵元掌印消散:“等达到了如臂驱使的程度,便是登堂入室,一击而下,哪怕是神通强者,在我恐怖灵元强度下,都要退避!”

他不由信心大炽,愈发觉得应该寻一个对手验证一二。

“姬浅晴刚刚登临神通,境界还不稳固,等她境界稳固了,我便与她切磋一二,她久经沙场,实战经验胜我良多,与她切磋,必定能使我获益良多。”

正要继续修炼,突然听到许多脚步声传来,纪夏皱眉道:“这么晚了,怎么还有这么多人向寝宫而来?”

如今他九重天修为,五识灵敏,周边寻常风吹草动,都无法逃过他的感知。

一个侍卫匆匆忙忙跑了进来,向纪夏行礼。

“国主,太苍群臣在寝宫外等候,希望能够觐见国主。”

纪夏正了正衣冠,坐到寝宫正中的石椅上,命在寝宫外等候的众臣进来。

陆瑜领头,其后又有珀弦、姬浅晴等一众太苍重臣快步走了进来,向纪夏行礼。

“怎么回事?”纪夏示意众人免礼。

“回禀陛下,鳄角国与鸠犬国开战了!”陆瑜脸色激动,向纪夏禀告。

纪夏一怔,追问道:“什么时候?”

“不知,捉到一个向边境逃窜的鸠犬逃兵,从他口中得知,可惜他接受征召之时,战争已然开始,所以很多信息,他也不知道。”

纪夏叹了一口气,鸠犬、周青、太苍三国子民,因为种族不同的原因,形容差距过大,因此内探一类的情报机构几乎束手无策。

便是上次鸠犬安插刺客在太苍群臣中,用得还是非常特殊、昂贵的变形秘药,太苍没有这种秘药,所以也无法安插探子在鸠犬国中。

于是就有这种极为尴尬的事情发生——太苍作为鸠犬的宿敌,鸠犬国与别国开战,太苍竟然连什么时候爆发的战争都不清楚。

“战争规模如何?”纪夏继续问道。

“两国倾尽举国之力,鏖战于两国边境。”

听到陆瑜的话语,纪夏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喜色。

旋即喜色内敛,沉思一阵,道:”那位鸠犬逃兵在哪里?你们没有在审问之时弄死吧?“

姬浅晴摇头道:“关押在暗牢之中,逃兵的骨头能有多硬?审讯官不过让他看了几眼刑具,他便都招了。”

“景冶何在?”

“臣在!”景冶出列行礼。

纪夏心念一动,一柄蓝银相间的宝剑从虚空中飞出,落在景冶眼前。

“你拿我这柄宝剑,剑指逃兵咽喉,详细审问一遍,然后再来报我。”

“遵命!”景冶领命而去。

不多时,景冶匆匆归来,双手捧剑,跪伏而下道:“启禀国主,审讯结果与之前所得情报无二,鸠犬国除了在国都中留守五百恶犬军,三千猎食军以外,其余军士部开拨。”

百官听到景冶的消息,俱都笑了起来,议论之声纷纷而起。

“好啊!鳄角与鸠犬开战,鸠犬军势必实力大减,短期之内定然没有余力再进攻太苍了!”

“苍天有眼,让我太苍免去一场灾祸。”

“原本我还担忧鸠犬会举国之力攻来,到时候我们凶多吉少,没想到竟然会有这等好事发生。”

“上次国主便说鸠犬与鳄角两国谈判破裂了,我还心存疑虑,没想到国主料事如神!”

纪夏也哈哈大笑,一拍桌子,眼中寒光毕露:“珀弦、姬浅晴何在?”

二人正苦笑不得的听着太苍政务官员的议论。

这些政务官员平日里忙于处理政务,对苍守军的实力了解不多,所有才会有这番言论。

突然,听到上首的纪夏也哈哈大笑,笑声响彻国主寝宫。

只见他笑声渐弱,眼中寒光涌现:“姬浅晴、珀弦何在?”

“臣在!”二位出列,躬身应答。

“你等二人各带领一千苍卫,与我一同出征鸠犬,将鸠犬的老巢端了!”他的声音中阴厉之气四溢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