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谁?大胆,快来人护驾……”

萧铭文看到乔木突然从无到有的出现在他们面前,顿时大惊,赶紧站起来护在了羲康帝前面,并且立刻就要大声喊有刺客和护驾。

乔木这时候显然是不想被一群人闯进来围攻的,所以立刻掐了一个噤声术,封住了萧铭文的嘴。

随后,这才说道:

“莫要慌,我没有恶意。

我就是你们刚刚说的,那个穆老二的母亲,求仙问道的那个。”

说完,乔木便取出一套封禁声音的低级阵盘,把大殿内部都封起来,让任何声音都传不出去,随后,这才解开萧铭文的噤声术。

萧铭文因为已经经历过了刚刚想说话,却始终无法发出声音的恐慌了,所以此时也有点相信乔木说的话,不敢再大声吵嚷叫人进来。

只干咳两声,小声问道: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半月前,我突然心神震动,察觉到血脉有危,所以不得已从万里之遥赶了回来,此次过来,自然是想要让陛下宽恕我家子孙的。”

乔木叹息直言道。

网络排名榜 清纯的可爱mm

“可是他们有罪……”

萧铭文继续不怕死的说着。

“我自是知道,若是无罪,我直接将所有有因果牵扯的人咒死,使得无人敢判他们有罪不就行了。

况且律法如何,汝也当知晓。

若非救的人是王爷,他们怎么着也不至要你这样的大官亲自审。

这位皇上半年前伤了身子,以后恐难有子嗣吧,我愿以回春调元丹作为交换,换取穆家无罪释放。

此丹足以治好皇上隐疾。

当然,若实在为难。

也可只判穆大丫一人。”

乔木虽然有能力,可也不能无缘无故的威胁一国之君,一切都得遵循因果,并且还不能让一国君王对她产生怨恨愤怒之意,否则光是皇朝气运反噬,乔木就撑不过去。

所以,自然得好言相说。

甚至以利诱之。

没办法,修仙就得遵循规矩。

如果乔木没有修仙,那她说不定还能扛着火箭炮直接威胁,可是修仙了,就得受天地法则约束,不能肆意妄为,否则不但她的灵魂有危险,就是原身说不定也得被她牵连,堕入这方世界的无间地狱。

“陛下,你真的……”

萧铭文倒是没太在意诅咒和无罪释放,他首先关注的是羲康帝是不是真的身体有恙,没有办法孕育后裔,因为这件事关系太大了,一朝帝王没有孕育后裔的能力,会有多大的影响可想而知,更何况,他父亲为了稳固他们家地位,前段时间还特地把他妹妹送进了宫中。

希望能够孕育羲康帝后裔。

羲康帝面色有些难看,因为这件事,他把所有知道此事的太医部都杀了,原本以为能隐瞒,结果却被面前这老婆子都抖了出来。

不过他脸色虽然难看,但也听清楚了刚刚乔木说的话,所以此时并没有立刻回复萧铭文,而是声音颇有些急促和激动的向乔木问道:

“真的可以吗?我的身体真的能够靠你那个所谓的丹药治好吗?”

好不容易得到的皇位,羲康帝自然是不愿意拱手让人,甚至于给一些基本没什么关系的旁支继承。

所以有些激动很正常。

当然,他这么说,也算是确定了寡人有疾,寡人无后这件事。

“自然可以,不过些许身体损伤罢了,别说肾经之损了,就是宦官吃了我那丹,也能重新恢复完整。

陛下觉得如何,可能交易?”

乔木对自己的药还是很有信心的,因为这种伤的确不严重,对于修行者而言,只要不是涉及到灵魂灵根和丹田这三个地方的伤势,那都不算问题,完可以轻松解决。

“可以,可以。

朕这就写诏书把他们给放了。”

羲康帝说着就要提笔写旨意。

“莫急,陛下可以先吃丹药,待到丹药见效之后,再放人也不迟。”

乔木并不是很急,所以见此时事情基本谈妥,便悠悠然的坐到了他们对面,把临时没有准备的丹药从企鹅农场取了出来,递了过去。

萧铭文出于担心,抢先把药瓶拿到手,拔出木塞,用招气入鼻的方法闻了下药味,确认药味当中的确没有闻到毒药的味道,但他还是有些不是很确定的劝道:“陛下……

要不让御医过来看看再吃?”

“没事,朕对你放心。

你在医道上的天才之资,朕还是有所听闻的,传闻章和两位神医都争着抢着想要收你为弟子,那些太医在医道上的了解还没你高呢。

给朕吃吧。”

羲康帝对乔木的确不是特别的信任,但是对萧铭文很信任,既然他闻了味,并没有说药有问题,那么想来,应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所以,当即拿过药瓶。

把丹药倒出来,一口吃了。

三五秒后,羲康帝的脸色就突然惨白,开始捂住自己的肾部,大声的呼起痛来,萧铭文则是紧张的看向乔木,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不要担心,你把他按着,过一会就好了,他肾精谷水有损,如今突然修复,自然会有些疼痛。

用不了多久就好了。”

乔木一点也不着急,因为这的确是正常反应,伤口缓慢恢复之后还有些痒的难以忍受呢,更何况突然一次性在几分钟之内修复,有些疼痛和麻痒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果然,没几分钟后,羲康帝就从先前狰狞的样子恢复了过来,身体气力和精神都明显有了变化,他现在虽然不知道自己那部位有没有彻底的恢复,但是的确感觉身体有变好,而且头脑很是神清气爽。

精气神都好了许多。

“陛下待会儿可以自行请太医过来检查身体,如果太医检查没有任何问题的话,还望陛下遵循约定。

老身就不在这多呆了。

对了,近两年天下气候恐有些不定,洪水干旱轮流交替,若是陛下力有不逮,难以救济,到时可以祭祀燃香告我,我也能看着来。”

乔木没有太过殷勤的表示天灾降临,我要帮忙,只是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提醒,至于燃香祭祀之后愿不愿意帮忙,那就得看到时候这个皇上怎么做,给她什么位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