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时分,整个乔家上下一片安静,灯火通熄。

一个粉色的身影鬼鬼祟祟地穿梭在楼梯间,乔依依摸黑进了书房,咬着下唇小心翼翼地踮着脚尖走路。

她记得戚叔交给了爷爷一叠资料,这叠资料里面应该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吧?就是戚叔凑到爷爷耳边说的那些话。

可这些话到底是什么内容呢?就要等到她找到资料之后才知道了。

她蹑手蹑脚地凑到了书桌旁边,而后便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手电筒,开始在书桌上翻找起来。

翻了半天却愣是没有翻到那份资料,乔依依只好拉开抽屉,在抽屉里找寻起来,终于看到了自己想要那份资料。

打开看了好一会儿,乔依依抿唇着静静地看着,在这漆黑的夜里,手电筒微茫的光芒照得她的小脸惨白惨白的。

咻——

突然,寂静的夜里只听得啪的一声,漆黑的房间里顿时光芒大盛。

乔依依大骇,抬眼看去。

原本空旷的书房里不知何时竟然站了一个人。

笔直的身影,威严的面孔。

清纯美少女学生制服清凉可爱写真

“戚……戚叔?”乔依依手中的手电筒落地,吓得张大了嘴巴,一张小脸血色褪尽。

戚金目光不动,抿着唇不语。

“……我……”乔依依顿时有些手无足措起来。半夜来爷爷的书房,却被戚叔撞到,如果他抓自己去见爷爷,那她……以后?

想到这里,她赶紧上前跪在了他面前。

“戚叔,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我只是想来看看那个女人的资料。”

那个女人?戚叔挑了挑眉:“小姐这一跪就严重了,我只是家里的管家,小姐无须向我下跪。”

听言,乔依依的又白了几分。

管家?

谁不知道他是爷爷的心腹,跟着爷爷出生入死,两人可以说是生死之交了。只是当初爷爷曾经在重要关头用自己的身体替他挡了一枪,所以戚叔便一直念在心中,一直替他打理着家中事情。

爷爷也特别信任他,也由不得家里的人对他不敬。

还记得有一次妈把他当成管家使,让他做这个做那个,当场就被爷爷呵斥了一顿。

从此之后乔家再也没有人敢看不起来这个管家,仿佛他就是乔家的第二个主人。

就连乔老爷,乔子墨都敬他几分。

“戚叔,我求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爷爷,如果让爷爷知道我半夜进他的书房,他一定很生气的。”乔依依上前拉住他的衣袖央求道。

“这件事情我无权做主,小姐不要让我为难,还是赶紧起来,回房去睡吧。”

“戚叔……我只是想看看那个女人的资料,想看看她是不是会危险到子墨哥哥,我并没有其他的想法啊。戚叔,我求求,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爷爷好不好?”

戚金并不动容,从这两个女人入住乔家开始,他就一直不喜欢他们。

因为从那之后,乔子墨并不开心,他的成长,他如今的冷酷,都和她们有关系。

“回去吧小姐,不要让戚叔为难。”说完,戚金转身就走。

等他走后,乔依依咬住下唇,恨恨地瞪着那个背影。

总有一天,她要成为这个乔家的女主人,到时候看谁还敢欺负她。

爷爷权大势大,可终究已经老了。等她百年以后,看谁还敢欺负她们母女俩。

乔依依在心里暗暗发誓。

——

啪!

一个耳光,将乔依依打得嘴角渗出血丝来,乔依依身子无力地跌坐在沙发上,她不可置信地捂住自己被打肿的脸蛋。

“妈!”

“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大半夜居然跑去爷爷书房干什么?知不知道那是爷爷的书房!平时任性就算了,居然……”袁柳柳听到女儿跟她坦白的事情之后气得浑身发抖。

“妈,大半夜的我以为他们都睡了,谁知道戚叔居然会冒出来啊!我又不是故意的!而且不找出那个女人的把柄,到时候她真的嫁给子墨哥哥了怎么办?”

袁柳在她身边坐下,气得发指:“子墨哥哥子墨哥哥,眼里除了乔子墨还有谁?公司爸让去学着帮忙怎么不去?去学做个账也可以,宁可天天赖在那舞蹈学校里浪费时间,也不想想怎么帮妈妈分担一下压力。再这样不争气。等到时候那个女人嫁进来,掌权我们母女俩就完了!”

“以为我不想吗?”乔依依恨恨地捂着脸蛋:“我偷听到爷爷和戚叔的对话,可是后来戚叔不知道悄悄跟爷爷说了什么,但是我敢肯定那对那女人一定是不利的,所以我才会半夜潜到爷爷书房里偷看资料,想要找出来。只要我找出证据,她就不可以嫁给哥哥。”

听言,袁柳柳一愣,没有想到竟然是这回事。

半晌,她又道:“就算是这样,也不能偷偷到爷爷的书房去。现在还被发现了,说怎么办?”

“我有求戚叔,求他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爷爷,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告诉爷爷。”

袁柳柳一脸绝望,戚金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特别清楚,而且当初她对他趾高气昂,指使他做这个做那个。在他的心里怕是留下了特别不好的印象,他平时对人客客气气,却是一点也不亲近。想和他套近乎也套不得,想贿赂,更是想都不用想,他根本就不吃那套。

只为了一救命之恩,累死累活地跟在老头子身边。袁柳柳一点也想不明白,这老头子是怎么回事!

“没用的,戚叔,根本不会站在我们这边。”

“那怎么办?”

“自己去向爷爷坦白,说得可怜一点,说是为了哥哥好,千万要……”

话还没有说完,一阵敲门声传来。

“谁?”袁柳柳坐直身子。

“夫人,老爷子叫小姐去他书房问话。”

听言,乔依依一张小脸顿时白了个通透,不禁抓紧了袁柳柳的手。“妈……”

“没出息!”袁柳柳瞪她一眼,而后回道:“知道了,我们这就过去。”

“妈……我不想去,万一爷爷……”

“去!不去的话以后就别想在这个家呆下去了。”

说完,她拉起她朝门外走去。

——

书房

袁柳柳带着乔依依进去的时候,老爷子正抽着烟,一圈一圈地吐着烟飞,而戚金则是面无表情地站在他的身后。

见她们进来,也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老爷子……”袁柳柳声音带了一丝颤抖。

乔龙天没有应她,威严的目光扫向了乔依依,乔依依接收到他的目光之后,吓得腿一软直接就跪在了地上。

“爷爷……”她的大脑一片空白,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刚才妈让自己想的说辞,竟然部都忘了。

乔依依心里一急,赶紧求情道:“老爷子,依依年纪还小,再说她只是单纯地不希望他哥哥受到伤害,才想潜进书房里偷看资料。您就念在她年纪还小的份上,饶了她吧。”

“哼!”乔龙天冷哼一声:“已经毕业多久了,年纪小?戚金,说,有这种行为,该怎么处理?”

“老爷子,小姐年齿尚小,有这个举动也是不明智之举,可是不能因为年龄小而就这样放纵,需得小小的惩罚,让她记过。”

听言,乔龙天点了点头,之后又吐出一口烟来。

“那就请个家法吧!”

“什么?”袁柳柳大惊,居然要请家法!“老爷子……”她还想再说什么,可是乔龙天眼睛一眯,眼神不悦地朝她扫来。“再求情连一起罚!”

这一句话出来,她便再也不敢说什么了,只好退一旁,看着女儿小脸变白,求助地望着她。

“妈……我不要家法!爷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求求您饶了我吧!我真的只是为了哥哥好,哥哥是军人,我怕那个女人接近他是有目的,所以才会……爷爷。”

“不要再说了,戚金,带她下去,亲自执行。”

“是!”

乔依依被戚金带走了,袁柳柳站在那儿一动都不敢动。乔龙天扫他一眼,而后突然抓起桌上的本子朝她扔来。

“真是生的女儿!”

袁柳柳腿软得几近跪在地上,就差没给他匍匐下去。脸上的血色部褪尽,一阵阵晕眩感袭来。

“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就可以直接从乔家消失了!”乔龙天说完,拄着拐杖起身,朝外面走去。

等他走后,袁柳柳吓得腿一软,整个人无力地跌坐在地上。

眼里却是含恨,到底什么时候,她们母女才能翻身哪!

——

这一天,医院里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王主任如坐针毡,看着面前这位不速之客。

这位不速之客究竟是谁呢?便是乔家的小姐乔依依,她一进来就亮出了自己的底牌,一听说她的身份,王主任便马上改了态度,又是倒茶又是倒水。

“不知道乔大小姐,今天怎么会到医院里?是不是身子哪里不舒服?”

不舒服?乔依依脸色难得得要命,她不止身子不舒服,她心里也不舒服,身上下都不舒服。

那天请的家法把她的手臂都给打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