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楚辞轻笑一声,满是不在乎的说道:“那是肯定的,就算是得不到磁欧石,只要杀了我,那么便可扬名立万,踩着我的尸体上位,可是一条不错的捷径!”

“……”

“没事的,别担心!”楚辞仿佛知道维多利亚想要说什么一样,直接将其给打断道。

“要离开?”

“明天再说!”

“那通知的人?”

“我为什么要通知他们?”

“一个人能够是他们的对手吗,要知道猛虎还架不住群狼呢!”维多利亚满是凝重的说道:“不找人,难道在这里等死吗?”

“维多利亚,他们说的可是我受伤了,但是事实呢?”楚辞淡淡的问道。

“没有!”

“对,我没有受伤!”楚辞附和道:“既然我没有受伤,那么我为什么要走,也为什么要通知其他人呢!”

微微阳光里的羞涩女孩

“既然波塞冬想要借他人之手对付我,那么我为什么不能够将计就计,将所有人都给引出来,会一会这些魑魅魍魉!”

“同时也将他们给一个个斩杀了,让他们知道,即使是受伤的暴君,也不是他们能够侵犯的,谁敢侵犯就要做好死的准备!”

说着楚辞的双眸之中当即闪过一道寒芒。

但是很快,楚辞眸子之中的寒芒便一扫而逝,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听楚辞这么一说,维多利亚瞬间就明白了过来:“是想要震慑住所有人,让所有人都怕!”

“没错!”楚辞很是坦率的承认了下来:“只要我能够将他们都给杀了,那么一切就都结束了!”

“可是未必能够挡得住!”

“我什么时候说我一个人了!”楚辞轻笑一声:“黎天辰和格桑可是就在巴黎的!”

听到黎天辰和格桑两个名字后,维多利亚的脸上立即露出了一道明悟之色:“我说怎么这么坐得住呢,感情是所有的一切都在的掌握之中!”

楚辞笑了笑,并没有解释什么。

“既然如此的淡定,那么我也就不劝什么了!”维多利亚轻声说道:“我这边若是有什么其他的消息传出,我会立即通知的!”

楚辞点了点头:“成,去忙的吧,不要和我走的太近,不然的话,到时候可能会连累!”

维多利亚也知道楚辞说的事实,故而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起身离开了这里。

维多利亚刚刚离开没有多久,楚辞便也离开了餐厅之中。

这一次,楚辞没有回房间休息,而是直接离开了酒店之中。

毕竟人家消息都已经传出来了,那么楚辞自然要好好的配合一下,先去医院转悠一圈,然后将格桑给带在身边,这样的话,将会变得更加逼真。

楚辞在来到医院,只是简单的转悠了一圈,或者说是等格桑来了之后,便离开了医院。

不过楚辞在离开的时候,去找了一个医生,并且给了对方一笔钱财,让对方帮自己一个忙!

至于是什么忙,则是不言而喻。

楚辞带着格桑开始在巴黎的街头开始转悠了起来。

“格桑,见到黎天辰了吗?”

“见到了!”格桑淡淡的说道:“他又和一个二手娘们滚床单去了!”

说着格桑的话音为之一转道:“老大,说这家伙什么癖好啊,找女人专门找二手三手的……”

“我特么的要是能够理解这种奇葩的想法就好了!”楚辞很是无语的说道。

“说将来,他要是结婚了,找一个二手娘们回来,孩子会是谁的?”格桑嘿嘿一笑,满是不怀好意的样子。

“这个可真不好说!”楚辞满是认真的说道:“DNA鉴定这种东西,我觉得他能够用到!”

“我也这么觉得!”格桑很是赞同的说道:“别到时候生个孩子,孩子长大了,发现孩子是隔壁老王的!”

“也可能是隔壁翻墙老宋的!”

楚辞的话音刚刚落下,格桑和楚辞两人便很是不厚道的奸笑了起来。

此刻,黎天辰听不到楚辞和格桑两人的谈话,不知道若是被黎天辰给知道了,这家伙会不会气的从口中喷出一口老血出来。

“不过要是块头大的话,他肯定找算账!”楚辞看了一眼格桑道。

“要是银荡和不要脸,会不会找老大……”

“我可没有做接盘侠的习惯!”楚辞淡淡的说道:“不过咱们人里面好像有人挺喜欢撬墙角的……”

“老大,我觉得我还是不和聊这种话题比较好!”

“怎么了?”

“是老大,怎么说都可以,他们也不敢将给怎么样,但是他们敢收拾我啊!”格桑郁闷的说道:“而且出卖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可不想要在被给出卖一次了!”

楚辞的额头上当即浮现了三道黑线,但是却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反驳,因为他真的出卖了格桑好几次!

每一次格桑都被一群人给揍得鼻青脸肿。

“不聊就不聊!”

“老大,我能够八卦一下的事情吗?”

“说!”

“您和嫂子是怎么认识的,而且您又是怎么同意结婚的?”

“娃娃亲!”楚辞很是郁闷的说道:“我压根就没有同意结婚,是燕嫦曦用特殊的手段和渠道,把结婚证给拿到手的!”

“我活这么大,还没有去过民政局,还不知道民政局什么样子呢!”

“嫂子之前见过吗?”

“废话,当然是见过,然后看我这么帅气,就想要把我给摁倒摩擦!”楚辞哼哼道:“但是我绝对不能够让她如愿!”

“大嫂,真女人也!”格桑当即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什么意思?”

“敢把给摁在地面上摩擦,一般女人真做不到,比如咱们的大明星,都想要摩擦多少次了,那一次成功过?”

“咱能不说她吗?”

“所以我才说,嫂子,真女人也!”格桑满是敬佩的说道。

说着格桑的话音为之一转道:“老大,真没有从了嫂子?”

“我像是那种人吗?”

格桑没有吭声,而是不停的点头,如同小鸡啄米一样!

“……”

“老大,之前可是十分好色的,不是还写了一个什么寻芳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