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宁开着敞篷跑车,任由夜风吹到自己脸上,一路疾驰到某夜店门口。

安静始终不紧不慢的跟在她的身后。

她将两车的安距离掌控的很好,既能保证自己可以紧跟在林宁的身后,同时又能确保不被她发现。

安静很感谢周卿送给她的限量版跑车,不然,还真追不上林宁这疯狂的飚速。

林宁在夜店停了车。

门口的泊车小弟将她的车接过来,林宁则戴上墨镜,向里面走去。

安静怕跟丢了林宁,同样的将跑车丢给泊车小弟,然后便急赶着追了上去……

林宁来到了一个极为奢华的包厢。

包厢门口,站着两个煞神一样,穿着黑西装的男人。

包厢门被打开,藏在角落里的安静,看到里面有二十多个男男女女,画面非常不堪入目。

而水晶茶几上,堆满了一摞摞包装完好的白色粉末。

周围几个男人正将那些东西,一一排列放到桌子上。

早安呆萌姑娘清透小嘴复古风私房写真

最中间的意大利沙发,坐着一名体型彪悍如施瓦辛格般的男人,他正半隐匿在光线中。

从安静的角度看过去,看不清那个男人的面容,只能看到他阴郁的轮廓,还有他粗壮的吓人的手臂,以及他手臂上的骇人纹身。

其中,一个人拿出一把匕首,在一个包装袋上划了一道口子,他沾了些白色粉末到鼻翼轻嗅了下,神色异常的兴奋迷离,随即,便对沙发上的男人点点头。

安静脸色有些惨白,这该不会是遇到电影中的毒贩了吧?

林宁她怎么会来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

正当安静惊疑不定的时候,她看到林宁扭动着腰肢,娇笑着向纹身男人走了过去。然后,她很熟练的,坐上那个男人的大腿……

她还想再看下去,可惜包厢的门,已经被紧紧的关闭上了!

安静急了,她还想再靠近一点,但却没想到被包厢门口的保镖,像是老鹰捉小鸡一样揪在了手里。

保镖凶神恶煞的掐住了安静的脖子,恶声质问道:“鬼鬼祟祟,干什么的?”

安静吓了一跳,她立即装出一副懵懂害怕的样子:“这……这位大哥,我……我是会所新来的公主,不太熟悉这边的路,走错了包厢,我,我马上离开……”

保镖看着安静楚楚可怜的面容,没有怀疑,随即松开了对安静的钳制,冷冷的瞟了她一眼,依然恶声恶气的道:“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滚!!”

安静像是受了惊的小动物一样,忙不迭的点点头,便飞速的从包厢门前离开了。

反正,她已经知道了林宁的秘密,抓到了她的把柄,看林宁那个女人还怎么对她呼来喝去,看她还怎么对自己颐指气使!

而包厢里的林宁,尽管在薛浪怀里调笑,但脸色却惨白起来。

她一向知道这个薛浪不是什么好人,但她从来没想到,他竟然会接触毒品。

薛家是声名显赫的军政世家,薛家祖父,还有薛浪的哥哥薛大少,薛二少,他们都在军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薛浪他怎么会接触毒品?

这也太吓人了,这男人果然不是什么好路子的人!

但林宁也在娱乐圈很久了,娱乐圈那么混乱的地方,嗑药的明星和歌手也不少,面对这一幕,她佯装淡定。可是她亲眼看到那么多的毒品,整整齐齐的码在茶几上,她还是觉得整颗心肝都在颤抖。

周围那些女人对她的议论声,让林宁的脸色更是羞窘。

某衣着暴露女,悄悄指着林宁,偷偷的议论:“哎,那不是明星林宁吗,没想到她电视屏幕上看起来那么清纯女神,私底下生活竟然这样……卸了妆长得也就一般嘛……”

某兔女郎不屑的嗤鼻:“嘁,娱乐圈里的明星哪个不脏呢,只要趟了那里的浑水,就别想干净的走出去,圈里的潜规则可是黑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