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后,两个孩子乖乖的到书房做作业,阮白则去厨房做晚餐。

水池里放着半池清水,水里放着两条鱼,阮白打算给两个宝宝做鱼。

鱼肉里含有丰富的,营养价值极高,对小孩子的大脑育有良好的作用。

虽然宝宝们挑食,不喜欢吃鱼,但多少也要诱导他们吃一些。

今天的阮白有些心不在焉,尤其是看到慕少凌带着夏蔚出去的那一幕

尽管一直控制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但阮白现自己的理智根本不受控制。

她从水里捞起鱼,把它们当成了慕少凌。

她抄起木棒“啪啪”的打在鱼脑袋上,前一刻还生龙活虎的鱼,下一秒已经鱼尾一翘、鱼嘴一张,便荣登极乐世界了

她想给慕少凌打个电话,但女人的自尊心又不允许。

倘若他真的跟夏蔚在谈公事,那她的电话就成为一种无理取闹。

但想想张行安的话,阮白顿时又觉得心里有些不安

干脆不去想了。

嘟嘴卖萌甜美少女惹人怜

利落的煮饭、做鱼、炒菜、放碗筷,两个炒菜和甜粥一样一样摆在餐桌上。

接着,阮白唤湛湛和软软来吃饭。

“哇,妈妈做的饭好香啊,软软好饿”软软摸了摸咕咕叫的小肚子,甜甜的说。

见状,阮白曲起食指,轻轻的刮了刮女儿小巧的鼻子“乖,饿就多吃点。”

“妈妈,今晚爸爸不回来吃饭吗?”湛湛一边用勺子舀汤喝,不经意的问道。

阮白看了一眼客厅墙壁上挂着的钟表,已经很晚了。

她摇了摇头“爸爸今天有事,不会来跟我们一起吃了,你们乖。”

两个孩子特别乖,安安静静的填宝肚子,软软和湛湛已经开始呵欠连连。

阮白哄他们洗澡,躺下,拉过丝绒被盖在兄妹俩身上,摸了摸两个宝宝的脑袋,柔声道“睡吧。”

宝宝们垂下长密卷翘的睫毛,嘤咛了一声,嘟起可爱的嘴巴。

两张几乎一模一样的小脸,看得人心里暖暖的。

阮白的掌心滑过两个孩子娇嫩的肌肤,那细腻的感觉让人爱不释手,想到他们是她和最爱的男人的结晶,她不由的轻绽唇角。

但看到时间一点一滴的流淌,慕少凌却迟迟不回来,她的心不由得再次紧揪了起来。

餐厅的格调非一般的高雅,舞台上有古典钢琴演奏。

这家餐厅其实也很适合情侣用餐。

慕少凌坐在餐椅上,合身的亚曼尼手工西装,英俊无双的面容,气质优雅又冷漠。

餐厅的灯光斜打在他的身上,为他增添一抹愈加神秘的魅力。

夏蔚心不在焉地摆弄着盘子里的鹅肝酱,极力的掩饰自己眸中的痴迷“总裁,湛湛和软软现在慢慢长大了,不知道总裁什么时候抽出时间交女朋友呢?”

慕少凌靠回椅背,看夏蔚“什么时候夏总监也对我的私人生活感兴趣了?”夏蔚试探性的打听道“我想,应该是女人年龄大了,关注点就不同了吧。以前我的第一关注点除了工作还是工作,现在工作自然也重要,但现在更关注家庭,还有健康,我现在已经开始注重健康饮食

和养生了。总裁这样优秀的男人,外形好,身价高,条件这么好,就是不知道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呢?”

打从跟在慕少凌的第一天起,夏蔚就知道这个男人行事低调又极注重。

他从来不喜欢在镜头前曝光,参加社交应酬的次数也屈指可数,更甭提跟女人交际了。

她一直以为老板对任何女人都不感兴趣。

可是后来,他突然有了一对双胞胎宝宝,这让夏蔚又惊又怒。

可是她费劲心思

查了好久,也没有查到那对孩子的母亲是谁,这让她相当挫败。

不过,没关系,虽然有了一对宝宝,但是总裁夫人这个位置却一直空置着。

她想,只要她努力了,那个位置迟早都是属于她的。

提到自己喜欢的女孩,慕少凌目光幽深的盯着夏蔚,想到阮白的样子,直接脱口道“个子一米六五左右,黑直,大眼睛,白皮肤,偏文静,温柔型的。”

他的话,让夏蔚的一颗心,越来越沉。

她身高172,头是波浪卷,性格更是比较强势,跟他喜欢的女孩类型完迥异。

但是,几年前她似乎也问过他同类型的问题。

当时他的回答是,他喜欢精明能干,雷厉风行,并且可以和他携手并肩的女强人。

所以,这些年她才一直向着那个方向努力,却不曾想最后她成为了他理想中的女性,他的喜好却生了如此大的变化,这让她如何甘心?!

她长得漂亮,家世好,工作能力又强

,她觉得这个世界上除了她,再没有人更配他了。

可是,当她看到慕少凌在谈及自己喜好的女孩时,他眼中的温柔几乎可以溺出来,她顿时有一种想杀人的罪恶冲动。

她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对她流露出过这样柔情的目光。

165左右,黑直,大眼睛,白皮肤

他说,这样的形象,是他喜欢的类型。

夏蔚的脑海中浮现了阮白的身影,那个女人的模样,完符合慕少凌的形容。

她继续平静的用餐,眸子里看似毫无波澜,可是那紧攥着汤勺的手,不经意间泄露了她真实而阴狠的情绪

阮白是吧?

谁敢阻挡自己成为总裁夫人的路,她绝不放过!

用餐完毕,在慕少凌的车子经过一个24小时便利店的时候,夏蔚有些不自在的对他说“慕总,我要下去买点东西,可以在那边停一下吗?”

尽管慕少凌急着回家,但看到夏蔚一脸焦急的样子,他还是绅士的让司机将车子停在了便利店门口。

夏蔚下车,急匆匆的走进了便利店,不多时便拎着一个黑色塑料袋走了出来。

等夏蔚上车后,司机便动引擎,很快的送她回了家。而男人向来都有些粗神经,根本没有现,他的车座椅下,散落着一个撕去了标签,并被故意揉的褶皱的黑色性感蕾丝內裤